伊东夕鹤

我看得起的人很少,首先就没有我自己

我是一只熊🐻

#以下是不能写入实验报告的东西23333#
今天做制备硝酸钾的实验,热过滤的时候抽滤瓶被抽气泵上那根桀骜不驯的橡皮管撂倒了,我左手一把扶住,然后右手刚刚从石棉网上拿下来的小烧杯里的硝酸钾氯化钠混合溶液就洒了些在手上,马上就红了一块,把旁边名字听起来很像程序猿的小姐姐吓到了,但是我脑子里想的居然是完了收率肯定很低可能要谎报数据了2333
称粗产品的质量的时候发现原材料10g硝酸钠加8g氯化钾我竟然在洒了一部分的情况下得到了12.8g粗产品完了肯定是抽滤的时候没抽干谎报数据吧23333
老(狡)实(猾)如我决定再抽一次,竟然还是有11.7g算了谎报数据吧23333
按粗产品与水2:1的质量比加水加热溶解再重结晶,加了5g水然后加热,发现冷却到室温之后析出的晶体超级少完了刚才没抽干现在遭报应了23333
再加热一会儿蒸发点水再冷却结晶,成品5.5g,目测水是3.5ml的样子那就干脆谎报粗产品7.3g吧23333
用硝酸酸化后滴加硝酸银观察是否产生氯化银沉淀来检验产品纯度,要用粗产品和精制做对比,老师的标准套路应该是粗产品里还有氯离子精制里没有,但是我检验粗产品的时候就几乎没有白色沉淀,和精制没有明显对比,不科学啊我的动手能力不应该导致粗产品就几乎没有氯离子啊,然后我看见了热过滤时留下来的氯化钠杂质23333
关于煤气灯的使用:我(小声bb):今天这个煤气灯怎么老是跟我过不去火苗飘忽不定还动不动就熄,我觉得我空气放的够多了啊
旁边男同学:我觉得你空气放的太多了
我把空气入口调小了,火果然正常了
我(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啊哈哈哈哈

就我的动手能力来说,总有一天会炸掉实验D吧23333

定位致敬我男神,我其实在对门学校哭唧唧

不过歌词太郎的眼里可能装不了那么多2333

在隔着次元壁的时候我是如何称呼歌词太郎的。。。

因为去看7.2上海太郎和kony的live,有十来天没去上吉他课,于是今天我去的时候有了以下对话。。。

吉他老师:怎么这么久没来上课?
我:去上海了。
吉他老师:提前去看一下大学吗?
我:不。。。去见一个外国网红。。。
(太郎:excuse  me??)

我。。。让我去切腹谢罪。。。ヾ(*ΦωΦ)ツ

论蹭饭的危害/luznqrse

大概算新世界的大门?总之我在听了luz和nqrse合唱的ID以后就坚定地觉得这两只小天使真是太般配了٩(๑∂▽∂๑)۶♡【准确的说听完幻影的英雄试听以后就觉得他们相性实在太棒啊!】虽然成濑小天使唱rap时声音非常攻,但正常唱歌时也是实在受的不行啊,而且我向来是偏向于按身高分攻受【除了りぶかし(づ ̄3 ̄)づ╭❤~。。】总之就是又开了个大脑洞(๑乛◡乛๑)。。。
文废注意
ooc  ooc  ooc
千万不要带入三次元啊





luz一直认为,rapper应该是很帅很高冷很炫酷的。
至少,
不应该喝醉酒后像个树袋熊一样吊着刚认识的自己不放。
而且,
不应该是这种白白胖胖能轻易把他这根竹竿折断的样子。
而且,
不应该有两个对着喝醉的丑样各种拍照并且把可怜的luz顺便拍进去并且不打算带走这个树袋熊的损友。
luz的内心是崩溃的。
此时吊在他身上的nqrse没人知道他内心怎么样。
luz看着两米开外的れをる和ギガ,欲哭无泪。
本来好好待在家里就好了,为什么要脑子一热就跟着まふまふ出来蹭饭,而且在到达现场之后才知道まふまふ蹭的是そらる的饭,そらる蹭的是ギガ的饭,ギガ蹭的是れをる的饭,而れをる其实是在蹭他一直误以为很高冷的nqrse的饭。然后体弱的まふまふ吃到一半不舒服,缠着そらる送他回家,然后そらる没给luz任何说话的机会就带着まふまふ走掉了,剩下luz略显尴尬地对着ギガ和れをる和他万万没想到会吊着他不放的nqrse。然后nqrse莫名其妙喝醉了,然后就吊着他不放了。
带他出来吃饭,不对,是他主动出来蹭饭,结果带他的人突然溜掉,这种事情不是只会发生在相亲的时候吗?!
「辛苦你了luz困!」
れをる在换了无数个角度不停地拍nqrse之后收起手机,一本正经的地躲在两米开外对luz说。
luz强装淡定,但是很想大吼那你倒是过来给我把他拉开啊,但是作为一个有牛郎天分的人,他不能如此粗鲁地对待一个女生。
「呃,还好吧。」
「真的不怎么累对不对?你看我很娇弱对不对?ギガ也没有你强壮对不对?nqrse就交给你了!」
说完れをる拉着还没放下手机的ギガ夺路狂奔。
「放心啦至少nqrse已经结过账啦!」
luz简直想狠狠抽自己嘴巴,这种时候干嘛那么温柔啊!
「呃。」
吊在他身上仿佛已经一个世纪的nqrse终于发出了一个音节。
「nqrse困你醒了对不对!快自己站好我腿都要被压折了!」
luz感动得热泪盈眶,然而,nqrse摇摇晃晃地扶着他手臂刚站稳,就再次不省人事地一头扑在他肩膀上。
luz强行安慰自己,至少他自己站着而不是吊在他身上。
可是接下来不管luz怎么叫nqrse他都只能发出一些十分含混的音节,根本没办法知道他家在哪里怎么送他回去。
没办法,好人做到底,把他带回自己家好了,睡到明天早上他总该清醒了。
luz颤颤巍巍地扶着nqrse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费劲地钻了进去。其实luz是心疼打车的钱的,但是有个喝断片儿了的人在,要安然无恙地坐地铁回到家实在是天方夜谭。
等他醒了可以让他平摊一下车费吗,luz这么想着。
司机通过后视镜不停地瞟着这两个人,开口问道:「你们是同事吗?」
「啊?不是啊,普通朋友。」
luz本来想说刚认识,但是又觉得他们两个看起来确实不像刚认识的,实在懒得解释。
「哦。那恕我冒昧地问一下,你朋友做什么工作啊?」
「工作吗?rapper吧,如果算的话。」
「哦rapper啊,恕我直言啊,我刚开始看到你们还以为是牛郎呢。」
「呵,呵呵。」
luz几乎要吐血,这个司机怎么可以通过发型来判断一个人的职业!他那么帅,到底哪里像牛郎了!nqrse那么蠢的样子,到底哪里像牛郎了!
好不容易撑到回到家中,luz觉得自己快断气了,他憋着一口气把nqrse弄到床上,正打算去洗漱,nqrse突然抓住他的手腕,luz一下没把握住平衡,摔到离nqrse的脸只有3cm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种狗血剧情怎么回事啊!!!重点是nqrse仍然没有一点醒过来的迹象啊!!刚才抓自己手腕是要梦游的节奏吗!!!luz真的快哭了。
好在luz是个坚强的好孩子,他定了定神,正准备起身,突然听到nqrse一丝微不可闻的低语。
「luz」
luz的心跳莫名其妙地加速了不少,他忐忑不安地看着nqrse,但nqrse看起来睡得十分安详,luz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但那低沉的声线好像一直在他脑海里回响。luz突然发现,nqrse小小只的像个女孩子,很可爱。他不知不觉地盯着nqrse看了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
luz在心里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不能再狗血下去了啊!!!luz赶紧落荒而逃。

昨晚忘了拉窗帘,早晨明媚的阳光穿过窗户打在luz脸上。luz挣扎了好久才不情不愿地钻出被窝。因为nqrse占了他的床,他昨晚上不得不打了个地铺,没怎么睡好。luz本想先去看看nqrse醒了没,想了想昨天晚上的经历,心脏就开始莫名狂跳,于是他决定先洗漱,冷静一下。
然后他刚洗漱完就听到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他摸着狂跳不止的心脏走进厨房,发现精神饱满的nqrse正在做早饭。
「早上好啊luz困!」
「呃,早上好……」
干嘛擅自闯入别人的厨房啊!!luz超级想咆哮,但是作为一个有礼貌的天生牛郎【划掉】好孩子,他只能继续温柔下去。
「诶昨天真是麻烦luz困了啊,抱歉啊!」
「啊啊,其实没什么的。」
luz心里一直念着平摊车费平摊车费,可是想了一下自己昨天拐了好几个弯去蹭他的饭,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擅自使用luz困厨房里的材料也很抱歉啊,昨天晚上都没怎么好好的吃东西,现在肚子饿扁了呢。」
谁让你酒量不好还非要喝那么多酒,luz在心里默默地吐着槽。
「还是我来做早饭吧。」
「我已经做好了哦!虽然只是简单的三明治,但是我的手艺还不错哦!」
luz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自己冰箱里的存货能做出什么三明治,得出的结果是他自己是没办法用这些材料做三明治的。
「luz困尝一下吗?炒蛋黄瓜三明治。」
luz纠结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礼貌性地咬了一口。
好吃。这是第一感觉。真好吃,这是第二感觉。这东西居然是用自己的冰箱里的东西做出来的nqrse真是个厉害的人!这是第三感觉。
「luz困觉得怎么样?」
nqrse一边大口吃着一边有点含混不清地问道。
「nqrse困的手艺真的很棒啊!」
luz一边想着做饭好吃的男生真的很加分啊一边开心地啃着三明治一边回答nqrse。
不对!!思想怎么越来越跑偏了!!nqrse会做饭很加分关自己什么事!!
想到这里,luz狠狠地呛了一下,大声地咳嗽起来。
「luz困没事吧!」
nqrse立马紧张地放下三明治,开始帮luz拍背。
「先别急着说话啊luz困!」
luz好不容易顺过气来,看着距离超近的nqrse,心脏又开始狂跳。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luz暗自觉得不妙。
「诶昨天真的很对不起luz困啊。」
「啊真的没什么的……」
luz心虚地不敢看nqrse,假装认真啃三明治。
「要不接下来三天luz困的伙食都有我包了吧!」
「诶?!这样好吗?」
luz惊喜交加,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应该和nqrse尽量保持距离,万一真陷进去了……还是拒绝好了。
「可是万一你又喝得不省人事怎么办?」
luz稍显心虚地问道。
「那luz困就再把我带回家啊!」
「那不是就陷入死循环了?!那岂不是相当于同居了?!」
luz一时没控制住,诚实地说出了心中所想。
「诶?反正我是不介意和luz困同居啊。现在就回家把东西全都搬过来也没问题哦!」
luz惊讶地望着莫名其妙给他一种娇羞的感觉的nqrse,然而luz心里竟然在为他的话欢呼。
「嗯,可是……」
「luz困相信一见钟情吗?」
「哈?!」
luz收到了惊吓。
「一,一见钟情?!」
「相信吗?」
「嗯,大概,相信吧。」
luz想想自己因为nqrse心跳加速的次数就有点心虚。
「那luz困觉得我有天分吗?」
「呃,当rapper的天分?」
「不,当演员的天分。」
「哈?」
nqrse抬着头直直地盯着luz,嘴角露出一丝顽皮的笑。
「luz困很粗心啊,你仔细想想我昨天晚上喝了多少酒?」
「呃……」
luz虽然没怎么注意这种细节,但nqrse都提示到这种程度了,他还是稍微感觉到了不对劲。
「你,好像没怎么喝吧?」
「对啊」
nqrse看起来十分自豪,然后luz感觉自己快要死于心脏病了,这么说来,nqrse是装醉,故意让他带他回家的,所以他听到nqrse叫他名字应该也不是错觉。
「嗯,这个,我,哎,怎么说呢……」
luz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接受了自己莫名其妙喜欢上nqrse这个事实,也不再惊讶于nqrse对自己居然是一见钟情。
「你怎么确定我也会喜欢你呢?」
「因为我很自然地被luz困吸引了,所以luz困也应该很自然地被我吸引才对!」
「这到底是什么强盗逻辑……」
「luz困什么都不用说了!乖乖地等着我把我的东西全都搬到你这里来就可以了!」
luz瞪了nqrse一眼。
「我们什么关系你就要搬过来啊,胆子不小啊!」
「那我正式宣布,我和luz困从这一刻开始正式交往,luz困不许拒绝。除了拒绝的话,luz困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luz稍微考虑了一下,捧住nqrse的脸,认认真真,一字一顿地说:
「以,后,绝,对,不,许,出,去,蹭,别,人,的,饭!」
nqrse噗嗤一声笑出来,强装镇定地问道:「还有吗?」
luz稍微扭捏了一下,然后摆出一副自认为超级高冷的表情,用自认为超级帅气的声音对他说:
「我是攻。」





因为脑容量有限所以我的脑洞一般都比较短小精悍(๑乛◡乛๑)其实最初的脑洞只有开头luz被成濑吊着欲哭无泪的片段和结尾luz一本正经地对成濑说他是攻的片段(๑乛◡乛๑)能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扩充到这种程度我真的要狗带了(๑乛◡乛๑)好吧就是这样没有什么特别的(๑乛◡乛๑)

りぶかし50条

喜欢歌词太郎和rib也一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水完50条。。内容来自各种100条200条×××条。。。应该是友情向。。。

1.很基本的东西也要说一下:歌词太郎身高180cm,体重貌似在54到56kg间徘徊。rib身高173cm但是据说偶尔会缩1cm【✘】体重不清楚但是也是个竹竿就对了。
2.两只天使血型都是A型。
3.歌词生日7月25日,rib生日1990年6月15日。
4.歌词太郎my list30406043   rib mylist19160554【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一直背不下来啊哭】
5.两只天使都很池很池很池!!!【虽然我没见过本人。。】
6.两只天使都是画伯。唱歌很治愈然而画风让人毛骨悚然【✘】
7.歌词一直说rib长得像三浦春马,然后后来luz见到rib本人时第一反应也是三浦春马【。。。】
8.在我的脑洞中,应该是歌词经月子红娘【✘】介绍认识rib后非常开心自己认识了这样一个池面,于是一直对着身边朋友说“rib桑长得好像三浦春马好池啊”【然后月子天使说二货你闭嘴】然后终于传入了luz的耳中,再然后luz就被成功洗脑,再然后他终于见到rib,然后直接惊呼“三浦春马!”【✘不要脑洞】
9.歌词觉得自己的眼睛长得像狐狸。像不像我不清楚,反正是单眼皮,然而rib拥有可怕的双眼皮,所以在这一点上歌词说不定挺羡慕嫉妒rib的【✘】
10.歌词曾经有一次和rib还有srr一起吃饭的时候说了最喜欢rib天月srr了而且说了不下十次【三个人也算最喜欢。。。】
11.然后在我的脑洞中【不要脑洞!】歌词每次说出那句话时rib就会喷饭然后一脸心疼地要求歌词赔他食物,srr则默默的拿起餐刀。。【✘】
12.歌词说有那么几个人叫他去的话他是不问干什么就会去的,rib就是其中一个
13.歌词说rib人那么好,长得又帅,为什么没有女朋友。rib说你还不是没有
14.你们两个在一起好了反正月子介绍rib给歌词认识就是因为歌词没女朋友【✘】
15.说到长得帅这一点啊,明明这两只天使都是大池面,结果都极力否认啊,歌词说自己长得不猥琐但很丑恶,rib说自己的脸是黑暗系画像【不要相信他们】
16.好像两个人都是srr欺负的对象【毕竟srr大王比这俩攻多了】
17.96猫叫过rib爸爸,然而因为在身高这一点上被歌词欺负过好几次,所以96想杀了他。。
18.两只天使都是歌唱力怪物,而且歌唱力还在不断上升。
19.两只天使声音相性非常高。
20.两只天使合作的第一首歌是萍水相逢也是前世之缘。
21.但是我还是最喜欢神的随波逐流了。歌词太郎你快去rib家把他绑出来合唱啊!!!
22.rib曾经说要冒充歌词去偷看女浴场。。。
23.歌词则教过大家怎么追rib【然并卵】
24.两只天使都是学霸。歌词青山学院大学毕业,rib不清楚只知道读的商学院,东大早稻田好像都是谣言。
25.因为mugic里歌词对唱soralon,rib对唱cleanero,两个人都以辨识度爆表的声线和突破天际的歌唱力力克两对甜死人的CP,所以两个人变成了闪闪发光的灯泡组【✘】
26.因为两只天使都经常拿周刊第二,所以痛失亚军组这个称号也是响当当的【✘】
27.所以这俩人可以是竹竿组学霸组灯泡组痛失亚军组歌唱力怪物组【为啥这么多称号】
28.歌词太郎不碰烟酒但是觉得喝醉酒的rib世界第一有趣
29.rib觉得歌词太郎的吉他弹得超级好,而歌词太郎坚称经常听rib生放的时候弹绝对是rib弹得更好
30.然后rib就害羞了【✘】
31.歌词太郎能把小黄曲唱的无比清新治愈而rib很容易把清新治愈的曲子表现出色气【所以你们合唱威风堂堂好不好!!!】
32.去游乐园的时候rib因为太郎不敢玩刺激的项目而各种嘲笑他
33.太郎曾经说领悟到了rib睡懒觉先生除了脸和唱歌真的好多缺陷,要是有谁来支撑他就好了【你自己来就好了】
34.rib说太郎怎么那么瘦而且真的好高爆炸掉多好【跟想要把太郎每天砍掉1cm的96猫简直异曲同工难怪96会叫他爸爸。。】
35.可是明明rib自己也是根竹竿,kony曾经说为什么经常和rib一起吃烤肉但是rib都没有长胖还是那么小小的一只都可以直接抱走。。【kony不哭抱紧我】而太郎是真的被kony公主抱过。。
36.rib one的时候两个人简直萌哭了。太郎问台下粉丝预没预定singing rib,很多人举手,然后太郎又问是不是还有人不知道,然后又有人举手,然后他说你们都去死吧。大家惊呆了,然后太郎问rib是不是没想到我这么卖力帮你宣传,rib说我没想到你叫大家去死
37.然后rib叫温柔的G桑把太郎拖走,于是太郎就举着特典CD向rib炫耀,rib很害羞就过去抢了想塞太郎衬衫口袋里,结果太郎衬衫胸口没口袋于是基本演变成袭胸【✘】
38.歌词太郎是出了名的痣男,然后rib长得很像三浦春马这个痣男,好像也被说过像另外的谁不过还是个痣男所以应该也是个痣男
39.那这俩能不能称为痣男组【够】
40.两只天使的英文发音都超标准!超级苏!不是日式英语不是日式英语不是日式英语!!!【英文发音标准什么的简直太加分了】
41.rib对吃的很讲究然而太郎这个智障的家里有很多过期食品包括过期八年的雪糕。。所以rib应该有狠狠地谴责过太郎吧
41.太郎的初恋史貌似是rib爆出来的
42.这两个二货平时就是经常互相补刀【以rib补太郎的刀为主。。】
43.两只天使都会写歌,太郎很会写歌是有目共睹的,rib也参与过riboot的作词,singing rib中的singing则是完全由rib创作的
44.两只天使都超级爱音乐【废话】太郎说会一直唱歌唱到死,rib说就算变成了老爷爷也还是会唱歌
45.他们两个就是我的天使
46.他们的声音就是治愈系魔法
47.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有一天我能让他们知道他们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48.作为一只带病高三狗,最后的七十天就靠他们给我力量撑下去了
49.真的真的很希望歌词太郎和りぶ能履行诺言一直一直唱下去。
50.我和很多很多的人一样爱着他们。






作为一个每周周六晚上才能短暂的拿到手机的高三狗码这个码得我快要狗带了(@_@;) 好吧感觉大部分是水过去的(;一_一)总之就是真的很爱很爱这两只天使会一直爱下去!!!总之想一直听他们唱歌一直听下去!!!总之我就是他们两个的nc粉而且会一直粉下去!!!Until the world ends!!!

如果说不出口/りぶかし

一时脑洞,就写下来了。。
文废文废文废
ooc ooc ooc


mimi和pon懒懒的蜷在地毯上,歌词太郎拿着手机,思考着要不要拨出那个电话。犹豫再三,他还是紧张地拨通了很久不见的りぶ的电话。
意外的,现充力突破天际的りぶ的电话居然很快就接通了。
「喂?」
听到りぶ的声音,歌词太郎竟一时没反应过来。
「りぶ桑?」
「不然呢,不是你打过来的嘛。」
「啊,没想到真的能打通啊,很久不见你了。」
「工作忙啊,现在也还在奋斗呢。你那么无趣打过来闲聊的?」
「当然不是啦,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问谁啦。」
「你说啊。」
「嗯,你说そらる桑和まふ桑关系那么好,まふ桑是不是真的喜欢そらる桑呢?そらる桑对まふ桑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这是两个问题吧。你还真是很闲啊居然打电话给我问这种问题。还是得问问本人才知道吧。」
「要是去问そらる桑一定会被他揍得妈都不认识的,可是我真的很在意啊。」
「所以你干嘛在意这种问题啊!」
「不是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りぶ桑作为旁观者,而且和そらる桑关系也很好,不是应该能解答我这个疑问嘛。」
「然而你并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在意这种问题。。。这种算感情问题吧,大概还是当局者比较清楚呢。」
「那如果是りぶ桑遇到这种情况,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感情吗?」
「呃所以这才是你的重点?嗯,大概吧。」
「那别人对りぶ桑抱有的感情,りぶ桑也能感觉到吗?」
「应该也可以吧。别人对我好我就会对别人好啊。」
那别人喜欢你你也会喜欢别人吗。歌词太郎差点就脱口而出。
「可是我好像看不清楚自己的心。」
「不要纠结于这种事了吧,为什么会说出看清楚自己的心这种话。」
「。。。大概我是在由人及己未雨绸缪。。」
「。。。我说你什么好。。。你碰到感情问题了?」
「没—才没有!都说是未雨绸缪了。」
「那等你自己碰到感情问题我再来解答你的疑问好了。我还有一大堆事情要解决呢,没什么事就下次再聊?」
「好的好的你挂吧。」
「你先挂。」
「哦。拜拜。」

挂掉电话,歌词太郎的疑问一点也没得到解决,反而因为听到了心心念念的りぶ的声音而更加心乱如麻。
因为当局者迷,所以不知道自己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感情。

「那就说好了一起去放花灯咯?」
「呃啊?」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电话那边的天月明显有些怒气。
「啊对不起,一时走神了。」
「明天晚上八点可以吧?そらる桑まふ桑也会一起,一直忙于工作没空和我们愉快的玩耍的りぶ桑应该也会来哦!」
りぶ桑?!歌词太郎明显感觉自己心跳加速。
真的可以见到他吗。

歌词太郎提前半个多小时就到达了约定的地点。虽然没到特地打扮的程度,但还是仔细考虑了今天的穿着。
「歌词太郎桑!」
天月元气十足的从远处跑过来,后面跟着そらる和まふまふ。
没有りぶ。
「歌词太郎桑干嘛来这么早,还不是空等着。」
「りぶ桑——怎么没来?」
「太久没见他都忘了他超爱迟到啦?估计得等他很久呢。」
原来不是没来。只要他会来,那么等一等也是幸福的。
歌词太郎突然感觉萦绕在自己心头的困惑都消散了,已经看清楚了自己的感情了吗。

「りぶ那么慢,我们不要等他好了。」
まふまふ有些不满。
「毕竟好久没见りぶ桑了,再等等吧。」
天月安慰着まふまふ。
「要不我们先写好要放在花灯上的短笺,等他来了直接放就好了。」
天月提议道。
「我觉得可以啊,就这样做吧。」
まふまふ立刻赞成。
「我随便啊。」
そら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歌词太郎虽然很想等着りぶ,可是转念一想,想写下来的话,还是不要让りぶ看到比较好。
毕竟心里装的都是他,写下来的也只会和他有关啊。

歌词太郎确定其他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后,在短笺上飞快的写下:也许永远都不敢说出来,可是我喜欢你啊りぶ,我,看清楚自己的心了啊。
突然,一双温暖的手捂住了歌词太郎的眼睛,歌词太郎觉得自己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りぶ桑。」
「真没意思。」
手松开了。
「要捂住你的眼睛真不容易啊,干嘛长那么高。」
りぶ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走到歌词太郎身边和他并排站着。歌词太郎尽力用手挡着自己刚刚写好的短笺,怕被りぶ看见。
「りぶ桑居然没有迟到很久哦,真不容易啊。来,这是你的短笺。」天月递过一张短笺。
「该不会是因为还要赶回去工作吧。」そらる一边把短笺安置在花灯上,一边吐槽。
「这么久不见我你们居然都不一一跟我热情拥抱啊。」
りぶ把短笺折起来又打开,笑嘻嘻的说。
「谁要抱你啊。」
まふまふ对着りぶ翻了个白眼。
「天月桑也不愿意抱我吗?」
「写短笺呢懒得理你。」
「那歌词太郎不抱抱我吗?」
りぶ突然凑近本就紧张到爆的歌词太郎,一脸温柔地问道。
「我——」
「りぶ桑别无聊了,快把短笺写好啊。」
歌词太郎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就被そらる打断。歌词太郎既觉得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小失落。
「很快就能写好啊。」
りぶ走到そらる身边拿笔,歌词太郎赶紧把短笺藏到花灯里,生怕被谁看见他写下的内容。
大概永远都不敢把这些话告诉他吧。

「大家都写好了吗?准备去放咯!」
天月高高举起花灯,向河边跑去。
「歌词太郎写了什么心愿吗?」
りぶ一脸人畜无害地问歌词太郎,确让他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呃啊,嗯,就是以后也可以一直唱歌之类的。」
「哦?」
りぶ笑容更加灿烂。「歌词太郎真是爱音乐超过一切啊。」
才没有。
很爱音乐,但是更爱你。


歌词太郎刚回到家手机就响起,就像是算准了时间一样。
是りぶ。
歌词太郎的心又开始打鼓。
「喂?」
「歌词太郎笨蛋。」
「啊?」
「你这个笨蛋。」
「我——怎么了?」
「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不敢直接告诉我呢?」
「啊?我——」
「我啊,看到了歌词太郎写在短笺上的字哦。」
歌词太郎觉得自己快要停止呼吸了。他看见了!
「虽然我比你矮,但是你那么瘦,根本挡不住啦,很容易就看见了。所以你还是不敢说吗?」
りぶ温柔的嗓音让歌词太郎感到莫名的安心。
「我喜欢你りぶ桑,真的很喜欢你,你,可以接受我吗?」
「歌词太郎有没有看见我写的短笺呢?」
りぶ没有直接回答,歌词太郎的紧张加倍了。
「我在短笺上写的是——我敢说出来,什么时候都敢说出来,我——喜欢伊东歌词太郎这个笨蛋。我喜欢你啊,歌词太郎笨蛋。」
歌词太郎眼里充满欣喜的泪水。
「还想听我多说几遍吗,歌词太郎笨蛋?」
「至少,笨蛋两个字去掉好不好!」
歌词太郎温柔地对电话那边的りぶ发出咆哮。
「不要,除非你给我开门。」
歌词太郎一脸错愕。
「你在门外?」
「快来开门啦歌词太郎笨蛋。」
歌词太郎扔下手机,扑向大门。
门外站着的是他心心念念的恋人。
「无比认真地再说一遍,我喜欢你,歌词太郎。」











码字无能的我再次感觉整个人要爆炸了(๑`^´๑)真的不知道要写什么标题所以乱写了一个(๑`^´๑)还算比较认真的写了这样一篇甜文。。。りぶかし一生推(๑•̀ω•́๑)